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业界新闻 > 正文

中国公务机市场发展势头放缓

作者:Alud Davis 来源:财富中文网 日期:2015-8-11 16:24:48 人气:147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  近几年,中国的公务航空市场经历了颠簸。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现象级增长之后,中国的发展势头开始放缓,令很多人质疑在中国是否还存在短期的机会。尽管没有人怀疑,从长期来看,中国至少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务航空市场之一,但是空域改革放缓,基础设施建设较从前更加缓慢,让很多人感到失望。更加糟糕的是,中国政府在2013年年底开展了反腐败运动,给公务机租赁公司的财运带来了几乎是立竿见影的不利影响。

  情况在3年前完全不同。那时候,无论和谁谈起中国,他们都会满怀激情地对你说,这个国家正充满期待。中国是这么大,机会有这么多,我们不用等太久,中国的公务机数量就可以与美国比肩。

  闪回到现在,当初的激情开始消退。进入中国的新飞机由滚滚洪流变成了现在的涓涓细流。那些曾经让制造商激动万分的首批买家转身成为了首批卖家。

  随着中国的买家变得更加谨慎,因而出现了几家新型公务机出租公司。与融资租赁(飞机归银行或金融机构所有,直到由其担保的贷款全额付清)不同,这些是运营租赁公司。企业租下公务机用于经营,租赁期满之后再将飞机交还。Global Jet Capital公司就是这样一家运营商,其主管为比奇公司(Beechcraft)的原执行副总裁魏尚恩(Shawn Vick)。该公司今年首次参加亚洲公务航空会议及展览会(Asian Business Aviation Conference&Exhibition),向顾客介绍运营租赁的概念。魏尚恩说,运营租赁对中国客户特别有吸引力,因为这样他们既享受拥有飞机的所有好处,同时在他们的账目上也免去了一项不断折旧的昂贵资产。

公务机数量增长放缓

  航空业咨询机构亚翔航空有限公司(Asian Sky Group)在其《2012年大中华地区公务机市场分析报告》(2012 Greater China Fleet Report)中说,大中华区公务机的数量在2012年增长了惊人的40%,比2011年多了96架。但是,到了2014年年底,增长率放缓到只有16%。更加糟糕的是,公司预计2015年的整体增长率将进一步放缓至10%。

  虽然放缓的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向中国交付的新机数量下降,但人们还感觉到,二手机市场也在放缓。二手机市场在大中华区从未火爆过,不过,由于进入中国市场的二手机减少了一半,所以仍然被看作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。

  目前在中国市场,超过50%的公务机来自于两家制造商,其中湾流(Gulfstream)的市场占有率达32%,略高于庞巴迪(Bombardier)的27%。

  湾流在中国32%的占有率尤其令人注目,其飞机数量已经由2008年的32架增长到了现在的140多架。为了支持飞机数量的不断增长,公司与当地运营商金鹿公务航空(Deer Jet)共同出资,在北京开设了服务中心。湾流表示,自从2012年年末开业之后,服务中心为超过350架飞机提供了维护,不仅有常驻北京的飞机,也有外地来京的飞机。

  大机舱、长里程的飞机是公司在中国最畅销的机种。公司的国际销售部亚太区区域高级副总裁罗杰·斯佩里(Roger Sperry)说,湾流的大机舱公务机市场占有率超过65%。

  其余的大机舱公务机主要为庞巴迪的环球快车(Global)系列。不过,该公司的27%市场占有率主要归功于它在中型公务机的主导地位。尽管挑战者300(Challenger300)和挑战者605(Challenger605)型飞机在北京郊外的广告很漂亮,但它的挑战者850(Challenger850)和挑战者870(Challenger870)的用户最多。但是这些机型属于商用飞机的公务机款,只不过在机舱整装时,没有安装传统航空公司飞机的成排座位,而是加装了贵宾级的内饰。

  空客(Airbus)和波音(Boeing)也推出了基于现有量产客机改装的高管级公务机,两家公司在中国的这类飞机的数量都相当多。这些飞机通常比专门建造的公务机更大,空间更广,可以额外增加机舱,比如卧室和浴室,因而受到运营商和机主的好评。比起其他型号,这类飞机的市占率相对较低。不过,在过去几年,空客的飞机(以ACJA319型为主)一直在稳定增长。

  达索公司(Dassault)的公务机数量在中国也稳定增长,公司的旗舰产品是猎鹰7X(Falcon7X)在中国大陆销量排名第三位,仅次于湾流公司的G450和G550。赛斯纳公司(Cessna)的市场份额较小,主要来自于政府机构和飞行学校。公司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(AVIC)的合资企业在珠海整装奖状XLS+(CitationXLS+)公务机,于2014年年底开始发货,但是总的发货量一直比较低。

基建和准入问题

  中国公务航空的基础设施是一个老大难问题,很多运营商和用户都抱怨,中国的公务机设施数量远远低于民航飞机的设施数量。北京是全国常驻与到访公务机最多的地方,对于公务机使用机场实施了严格的限制,在每天机场繁忙的时候,只提供有限的起降时段。这便首先消除了乘坐公务机的一个主要好处—随时起飞。每天的起飞时段受限,严重降低了公务机的竞争力。不过,北京正在建设新机场,帮助缓解现有机场过于饱和所带来的压力。

  与限制到港和离港时段并存的问题,是机场缺乏可以供公务机用户使用的适宜基础设施。目前中国政府仅允许每座机场有一个固定基地运营商(FBO),数家运营商正在努力游说,力图改变现状。中国时间最久、规模最大的运营商金鹿公司就是其中之一。它一度经营和拥有82架公务机。

  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,金鹿公司及时在首都机场建设了一座新的航站楼,即所谓的固定基地运营设施。由于与民航飞机使用同一座机场,公司在运营航班时必须获得特别许可。当时,金鹿公司拿到了许可,可等奥运会一结束,它被迫中止运营。该设施目前被当作公司的机场总部,在那里进行各种管理工作。可是,当金鹿的飞机要投入使用时,就被拖着绕过机场,前往首都公务机有限公司(CJET)的FBO,顾客只能在那里登机。

  金鹿数次公开表示,计划卖掉它的飞机,转而提供公务航空服务。公司认为FBO是一个增长点,已经开始在全国建设一些FBO。它在2014年还说,希望到国外寻求FBO业务的进一步增长。

国内不确定,寻求海外增长

  想让核心业务适应当前经营环境的不只有金鹿公司。很多专家认为,中国现在的飞机租赁运营商太多。2014年,这类运营商开始合并。

  民生国际通用航空公司(Minsheng International Jet)就是其中之一。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,成立之后即买下北京的一家小运营商中信通用航空公司。在2014年年末,它完成了对香港的运营商和管理机构亚联公务机公司(Business Aviation Asia)的收购,从而在北京和香港拥有了两座基地。紧随民生的收购之后,华控基金公司(Tsinghua Capital)买下另一家香港运营商中国商务航空管理公司(Sino Jet)。华控基金还拥有北京的运营商北京大白熊商务航空公司(Big White Bear Jet)。不过,民生与华控都称,它们将保持各品牌的独立运营。

  对于民生国际通用航空公司来说,买下亚联公务机公司只是开始。2014年,该公司将多数股份卖给了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(China Minsheng Investment Corp.),从而拥有了足够的资金,在中国国内及海外实施并购。

开发新飞机

  由于大机舱飞机占中国公务机的比例较高,最近已经推出新机型的制造商们自然非常希望能够吸引中国买家。庞巴迪、达索和湾流各自有两款新机即将问世,都是基于新一代技术开发的,有望在中国取得良好的销量。

  湾流的旗舰机型G650和G650ER被认为是当前市面上的公务机的王者。它们不仅是最快的民用飞机之一,航程也最远。但是,尽管数据出众,G650和G650ER并不合中国顾客的口味。亚翔航空有限公司的报告指出,至2014年年底,中国大陆仍然无人拥有这两款飞机,在香港也只有三架。到了来年,这个数据发生了变化,香港拥有这两款飞机的人数翻了一番。G650和G650ER可能受到了自身成功的拖累,一架新飞机从订购到交货的前置时间远远超过其他同类飞机。G650首次交付是在2012年年底,如果在那时订购一架新机,据说要等6年才可拿到。不过,据公司说,现在已经减少到3年了。很多人认为,这就是来自于中国的订单迟迟没有出现的原因,潜在的客户不会为一架新机等那么长时间。湾流的其他大机舱飞机—比如G450和G550—的前置时间只有G650和G650ER的一半,是眼下在中国最受欢迎的机种。

  湾流的G650ER的公务机之王的地位可能很快就要终结了。竞争对手庞巴迪正在研发新的环球快车系列公务机。庞巴迪的环球快车5000和环球快车6000在中国销售良好,环球快车8000的航程甚至比G650ER还要长,虽然目前还在研发阶段,但在2010年,它已经和环球快车7000一道进行了推广,预计将在2017年投入使用。

恢复信心

  中国的公务航空市场遭遇的显然是一次小起伏,还不是全面的危机。虽然没有人会说,中国的公务机数量永远不会追上拥有最多公务机的美国,但是在短期之内,不确定已经取代了信心。

 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现象级增长之后,现阶段将决定中国市场的未来。买家还在,只是变得更加谨慎。湾流的罗杰·斯佩里说:“尽管我们在前些年所看到的那种狂热劲头略有消退,但是顾客的兴趣依旧深厚。然而,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争取到合同。”

  当前的形势或许可以用一位香港经纪人的话来总结。他在2014年公务机投资者亚洲区会议(2014 Corporate Jet Investor Asia Conference)上被问及中国市场的信心问题,他只是简单地回答说:“淘金热没有结束,只是暂停了。”(译者:古正)


本文网址:http://xueye-ciaf.com/html/yjnews/219.html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更多>>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